号称“停火等于投降”的以色列,为何突然同意停火了?300030阳普医疗

作者: 小赵 2023-11-27 01:01:12
阅读(124)
自7日以来,加沙地区的战事已经持续了约50天时间。虽然在国际上通常以“冲突”来代称这场战事,但双方的交战烈度是非常高的,因此造成的死伤人数十分惊人;尤其是加沙战事中的死伤者多数为平民,不到两月造成的死伤竟远超开战已21个月的俄乌战争。因此我们在加沙战事中能看到大量人道主义灾难的场景,也正因如此国际上呼吁双方停火的声浪非常大,但一直未能促使双方真正停战。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地面战开始后不久(10月30日),甚至宣称“停火等于投降”,态度非常强硬。而在接下来的地面战持续三周之后,停火协议却“横空出世”,那么这份协议是怎样达成的?内塔尼亚胡如何从“停火等于投降”转换到也可以认可停火?在“巴以冲突”的范畴下,其实潜台词是双方并不平衡的力量对比。因为截至目前,以色列国家所能实际控制的区域,超过了国际所认可的范围,其中既包括其在约旦河西岸大量定居点的存在,也包括对叙利亚戈兰高地的非法占领。当然,国际社会不满并不能轻易改变以色列实际控制上述地带的现实;而以色列的国力也是客观存在,即便是军力方面,以物质及数据层面来看,也确实堪称小而强的典范。号称“停火等于投降”的以色列,为何突然同意停火了?300030阳普医疗反观巴勒斯坦方面,实际上并没有完成独立建国,国际所认可的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完整拥有约旦河西岸以及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国还未能成为现实。以这一背景为前提,巴勒斯坦的现有力量也未能整合,其中主导约旦河西岸地带的是法塔赫,而控制加沙地带的则是哈马斯;当然在哈马斯之外,还有其他派别的力量存在。因此以色列在遭到突袭后针对加沙地带的战事,并不算是正常两个国家正规军之间的战斗,而是以色列国防军跟以哈马斯为首的一系列组织所属武装力量之间的战事。以色列既有在历次中东战争中力挫众多阿拉伯国家军队的辉煌战绩,又有百倍于哈马斯的物质实力,指望其在区区哈马斯等组织面前低头是不可能的,甚至平起平坐都难以接受。尤其是以色列在吃了哈马斯突袭的大亏后,内心的恨意实难消除,在短时间内即宣布动员36万预备役兵力,确有以雷霆之势荡平哈马斯之意。当然,以色列方面抱有恨意的不仅是对哈马斯,对整个加沙地带的民众也持同一态度,因此其随后的大规模轰炸并未力避平民聚集区,所以被国际社会认定为是对加沙地带民众的集体惩罚。也正因如此,国际社会呼吁以色列解除封锁、撤销紧急疏散令,尽快恢复加沙地带水、电、食品、燃油供应;同时要求联合国工作人员、人道和医务工作者的安全都必须得到保障;医院、学校、难民营等民用设施都不应该成为军事行动目标。甚至美国方面都表示要保障平民安全,并通过一些渠道向以色列释放白宫方面的信号,其中包括了有条件停火的事宜。但是以色列的态度十分坚决,其总理内塔尼亚胡在10月30日时便强硬表态,停火等于向哈马斯投降,连美国的面子也不给。在这种背景下,美国并不愿意与以色列发生公开冲突,但因为以色列在加沙的举动为国际社会所不容,连带也动摇了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力,因此白宫方面与以色列的接触也一刻未停。在11月6日时,美国总统拜登与内塔尼亚胡通话,双方讨论了在未来一周内大幅增加人道主义援助的必要性,以及实施“战术暂停”的可能性,以便平民能够离开加沙地带的战斗区。不过内塔尼亚胡显然没有做出让步,因此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柯比同日重申美方对以色列的支持,并表态不支持全面停火,因为这有利于哈马斯,这一表态是给以色列听的;同时柯比又说,美国支持在战斗中为提供援助、释放人质或转移平民,而在局部地区停火的人道主义行动。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与内塔尼亚胡会面时也提出了“人道主义停火”的议题,但被后者所拒绝。不过此时的内塔尼亚胡感受到了内外的巨大压力(内部要求确保人质安全的声浪很大),口风也有所松动,其不再坚持先前“停火等于投降”的言论,而是将人质释放作为一个前提条件提了出来。所谓的人质指的是在10月7日的哈马斯突袭中,被俘虏、绑架的以色列军民,其中还有一部分有其他国家国籍,总数大约是240人;不过这些以色列军民不全在哈马斯的控制下,杰哈德也控制一部分,还有一小部分可能在其他团体甚至个人控制下。另外就是在以色列的大规模空袭中,有一部分人质已经死亡,还有少数几人被提前释放,这些是以色列被加沙地带控制军民的状况。同时在以色列的监狱中,其实也关押有大量的巴勒斯坦人,在战前的数据约有5200人,开战后又抓了至少2960人,其中也包括相当数量的妇女、儿童。在10月7日的哈马斯突袭中,其原本所设想的就是抓一批以色列人回去,然后与以方谈条件,迫使后者释放关押的大批巴勒斯坦人。所以在关于人质释放这一议题,无论是以色列还是哈马斯都是有诉求的,而这便成为了停火的重要突破口。既然双方至少还是有可以谈的共同议题,那么就给了卡塔尔、埃及等国家的斡旋操作空间。埃及之所以能说上话,主要是它是唯一一个同时跟加沙地带及以色列陆地相连的国家,现如今全世界的人道主义物资均集中在埃及等待过境,再加上其历史及现实层面的特殊存在,作为斡旋一方便不难理解。而卡塔尔的作用,则更为关键。从体量上看,卡塔尔当然是小国,但在影响力上却可谓中东大国;该国是美国的重要盟友,同时依靠强大的金元力量及半岛电视台,向域外辐射意志;尤其是与土耳其结盟,并通过穆斯林兄弟会组织为把手,曾一度将中东搅得翻天覆地。而哈马斯是以穆兄会分支起家,自然跟卡塔尔关系密切,甚至加沙地带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务人员的资金来源就是卡塔尔;而在该国内还有哈马斯的办事处及核心人员活动。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讲,卡塔尔是在哈马斯背后的大佬之一,这样的角色当然不仅仅是能说上话那么简单,而是哈马斯甚至要看其脸色言行的存在。所以在以色列口风松动前释放的那几位人质,就是卡塔尔在运作。在以色列将人质释放作为重要停火前提后,卡塔尔与以色列方面的接触便更加频繁。以时间线推算,11月中旬是双方密切接触讨论具体适宜的关键时期,敲定了大体的停火内容,并在11月22日对外公布。以初步达成的协议来说,主要停火事项及条件有:第一:停火从11月23日起,总计4天,若哈马斯释放人员增多,则停火时间还会延长;第二:哈马斯方面要释放50名人质,以色列则要释放150人;第三:允许人道主义物资进入加沙地带。不过这项协议在对外公布后,并未在预定的23日得到执行,原因比较复杂,关键是双方的互信程度不高,些许波澜都会造成协议难以执行。所以各方接触后,又将协议执行时间推迟到了24日7时,以实际释放人质为重要标志。其具体能否顺利执行还得看后续操作,但在推迟的这一天时间里,以色列军队的攻击力度是加大的,据其所称打击了超过300个目标,同时还逮捕了希法医院院长等人,在地面控制方面也有较大幅度推进。以上便是停火协议达成过程的复杂情况,而我们从军事上看,如今的停火并未在以色列彻底确立战场胜果的前提下达成,它是受制于内外压力才不得不勉强认可的,如果战事能够按照以色列传统的速战速决模式,能把仗快速打赢的话,自然也就谈不上停火与否了,因为它已经成为另一个层面的“停火”。